凤凰体育独家评论

独家评论:里约主办奥运并非奥委会赏赐的

2016-08-06 10:27 Mauricio Fernandes

对于那些不了解巴西,却不遗余力指责的人,我此时此刻很想告诉他们:国际奥委会选择里约主办2016年奥运会,并不是同情巴西!

凤凰体育特约评论员Mauricio Fernandes(发自里约马拉卡纳球场)

作者简介: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四四二》杂志巴西分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

巴西完全配得上奥运会

奥运会第一次走入我的生活,是1988年的汉城(首尔)。我当时还只是个6岁的孩子,每天半夜强忍睡意,坚持观看各种自己搞不清楚规则的比赛项目,直到被我妈骂上床。

当时我们家住在圣保罗的工人区,那片区域里的孩子,大多在出生后不久,就看清了自己整个人生轨迹——除了拼命工作,我们对未来的好日子基本没有奢望。

尽管我们国家目前再度陷入危机,但今晚里约奥运会的开幕式,传递的却是:好日子未来还会再来。我知道此时此刻,世界各地总有人用挑剔甚至嫌弃的目光,瞥视着巴西——但我们对此根本不在乎,因为这是一个多元化自由社会理应承担的代价。

或许你能从电视机前听见我们的嘘声(我们历来有嘲讽政治、权威人物的传统),但这不妨碍我们大部分人相信开幕式呈现出的“美好未来”。我们切身经历过一切:上世纪80年代,后独裁时代的彻底告终,才让无数像我一样的巴西人能够打破社会阶梯。

过去20年,超过4000万巴西人,过上了原本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——这才是促成里约获得奥运会主办权的最重要原因。正因如此,巴西完全配得上奥运会。

1988年,巴西的年通货膨胀率高达980%(是的,你没看错),但当年我们的每月最低工资标准只有区区100美金。时任总统若泽·萨尔内伊其实不受国民待见,却无端被国会延长了一年执政期:原因是巴西人在为20年来第一次选举而等待。无论从哪个方面讲,如今举办世界杯和奥运会的巴西,都比那个时代好太多。

举办2016年奥运会的第一步,最早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旬。当时巴西的经济和货币刚刚走上正轨,工人阶级的生活不再像过去那么艰难,因为至少他们不需要再为下一顿饭而担忧。尽管90年代末,危机一度侵袭巴西,但温饱有余的巴西人民,已经无法停止对于梦想的憧憬。批评,抨击或者危机,无法阻止一个有梦想的国家,美好终将到来——何况我们拥有与生俱来的乐观。

果不其然,美好在2004至2008年被逐渐放大。巴西的进步有目共睹,正是那段时期的国民俱进,促使2009年里约取得奥运主办权。社会改革以及福利普及,让数以千万的巴西人告别贫穷,稳定的经济开始成为一种常态,国家地位稳步提升。一同提升的还有物质生活,现在几乎每户人家都有电视机,大部分中产阶级都有汽车,偶尔我们还能开车或者乘飞机去其他国家体验一下生活。我母亲常说,现在的一切,放在28年前,根本无法想象。

我们过去根本不关心未来,因为我们没有未来。巴西是最后一个陷入经济危机的国家,却也是第一个脱离的国度。可惜正当我们准备更进一步时,第二次经济混乱再度降临:这也使得里约奥运会,加剧了民众的意识形态分裂:一些人忧心忡忡,另一些人则置之不理。但无论如何,这都是人民自己的选择。

世界顶级名模吉赛尔·邦辰在开幕式表演,她扮演“依帕内玛的女孩”

对于那些不了解巴西,却不遗余力指责的人,我此时此刻很想告诉他们:国际奥委会选择里约主办2016年奥运会,并不是同情巴西!作为一个奋进的发展中国家,我们值得拥有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,哪怕不完美。今晚在马拉卡纳体育场,我们选择用自嘲来告诉世界:不完美的巴西,很美。

作为一名自始至终奋战在一线的记者,我深知无论在组织和基建上,里约都存在问题。因此我压根不指望巴西能够举办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奥运会——尤其当我个人在亲历2008年的北京和2012年的伦敦之后。就目前的环境下,我们既不能在经济,又无法在文化上做到尽善尽美。

但我们依然相信:巴西能够肩负起重大职责。你知道,或许我们巴西人的情绪有些两极分化:在没必要时过于兴奋,或者毫不理由的沮丧。但正因为这点,奥运会才散发出独一无二的可爱热带风情。

无论你喜不喜欢,最终都会愉快地加入我们的派对中。体育精神,不过如此。(译/朱渊)

(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)

[责任编辑:马玉星 ]

作者简介

Mauricio Fernandes

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442》杂志南美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