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体育独家评论

独家评论:从巴西的绿色奥运到红拂夜奔

2016-08-06 14:02 吴策力

世间真正的“火焰”是少的,甚至愿意做映射的“镜子”也少。就像里约提出了绿色、自然,方得永生的理念,但山上的里约甩起垃圾来也都是以邻为壑,不都像马拉卡纳中心这般阳春白雪。

凤凰体育特约评论员吴策力

绿色环保是本届奥运会的唯一主题

许多年前一次综艺节目,吴宗宪用了两个字就逗笑了全场。一位嘉宾说他以前和一位巴西少女交往,他打断对方不胜羡慕地张嘴惊叹说:巴西,巴……西!

这个词带有强烈的节日感,“节日感”温格有次在评价南美球员时第一次用,业界莞尔。吴宗宪不用跳电臀舞,直接呼唤几声“巴西”,在场的都能感受到那种香艳美丽。无怪乎当年罗比尼奥回国参加世预赛,在夜总会买了50个套套,媒体都没有多说。感觉就当他是枚老式磁性水雷,一共有五十几根小桩桩。

人生不能像做菜,把所有的料都准备好了才下锅——意思是,你不能既有青春同时又有青春的知识。奥运会就是里约和巴西的人生,所以大家都说你们这里没有整好那里还空着的时候,其实他们已经开幕式了。

令世界惊骇的是,这场秀其实很不错。总之,从体育到科技、人文到自然,玩得很嗨。之前我们看到悉尼时觉得是最好的,后来觉得雅典是最好的,再后来北京是最好的,伦敦是最好的……现在轮到巴西人用“前无古人”了。然后媒体迅速复盘,说经费只用了伦敦奥运会的十二分之一。有些媒体甚至找到了一个更大分母,但这里我就不说了。

巴西人呈现的不仅仅是事半功倍,还有学霸气质——玩得嗨,而且提炼中心思想满满都是爱。全球变暖,世界海平面提升,阿姆斯特丹、迪拜棕榈岛……还有个城市也出现了,地皮价值和更多的分母差不多,都在慢慢浸蚀。收视率极高的奥运会开幕式就这样严肃正统地教育了我们,拜托,长大之后真不能种太阳了……

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有一种盖亚学说,其核心思想是认为地球是一个生命有机体。James Lovelock说,“地球是活着的”,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有机体,具有自我调节的能力。假如她的内在出现了一些有害的因素,“盖亚”本身具有一种反制回馈的机能,能够将那些有害的因素去除掉。

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差点就直接提出了一个问题:我们,也即人类,算不算“有害的因素”呢?

在这个话题提出之后,关于“拯救地球”就显得好玩。前不久有位谢耳朵说得,过去几十亿年来,地球有温度高得吓人的时候,有空气中各种元素神乎其神的时候,有几乎全是海洋的时候……在我们的时间尺幅里地球不会完蛋,完蛋的只是某些生物而已。所以我们就不要提“拯救地球”了,拯救自己吧。

一钵火升到空中,映射出五彩缤纷的光线,这其实是个暗喻——我们经常暗喻,比如悉尼奥运会的水中生火,一时间让我们传统哲学家感动得座中泣下谁最多——我们也许不需要那样多的“原力之火”,而是光线的幻像。世间真正的“火焰”是少的,甚至愿意做映射的“镜子”也少。就像里约提出了绿色、自然,方得永生的理念,但山上的里约甩起垃圾来也都是以邻为壑,不都像马拉卡纳中心这般阳春白雪。

当那钵火停住,四面的机构开始咔咔转动时,我的脑子里满是王小波《红拂夜奔》的这一段:

李卫公之巧,天下无双,这当然是有所指的。从年轻时开始,他就发明了各种器具。比方说,他发明过开平方的机器,那东西是一个木头盒子,上面立了好几排木杆,密密麻麻,这一点像个烤羊肉串的机器。一侧上又有一根木头摇把,这一点又像个老式的留声机。

你把右起第二根木杆按下去,就表示要开2的平方。转一下摇把,翘起一根木杆,表示2的平方根是1。摇两下,立起四根木杆,表示2的平方根是1.4。再摇一下,又立起一根木杆,表示2的平方根是1.41。千万不能摇第四下,否则那机器就会哗喇一下碎成碎片。这是因为这机器是糟朽的木片做的,假如是硬木做的,起码要到求出六位有效数字后才会垮。

他曾经扛着这台机器到处跑,寻求资助,但是有钱的人说,我要知道平方根干什么?一些木匠,泥水匠倒有兴趣,因为不知道平方根盖房子的时候有困难,但是他们没有钱。直到老了之后,卫公才有机会把这发明做好了,把木杆换成了铁连枷,把摇把做到一丈长,由五六条大汉摇动,并且把机器做到小房子那么大,这回再怎么摇也不会垮掉,因为它结实无比。这个发明做好之后,立刻就被太宗皇帝买去了。这是因为在开平方的过程中,铁连枷挥得十分有力,不但打麦子绰绰有余,人挨一下子也受不了。而且摇出的全是无理数,谁也不知怎么躲。

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。成都还有一个楼盘叫亚特兰蒂斯,就这种时刻提醒注意全球变暖的环保意识,感觉也是活一天赚一天的。产权七十年,同沉人世间。

(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)

[责任编辑:马玉星 ]

作者简介

吴策力

前《足球报》记者、评论员,1974年生,现居成都。浸淫中国足球多年,好读书,善思考,文章信息量大,思辨性强。著有《中国足球内幕》《晚清的极品人极品事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