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体育独家评论

独家揭秘:如何在里约奥运村勾搭到体育明星

2016-08-09 22:25 Mauricio Fernandes

奥运会其实才刚开始几天,肯定还会有更多运动员的夜生活,像白天在赛场的拼杀一样,精彩刺激。

凤凰体育专栏作者 Mauricio Fernandes

作者简介: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四四二》杂志巴西分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

里约奥运村的安全套发放机

在里约做一个单身汉,其乐无穷,我对此深有体会。但在奥林匹克运动员村逛了一圈之后,我发现自己的经历略显苍白,奥运会组委会也意识到了这点。于是他们为运动员们准备了45万个安全套,这个数字超过伦敦奥运会的三倍。

据组委会工作人员透露,在“安全套榜”上,排名前列的国家分别是:中国、韩国、古巴和委内瑞拉。但我不知道这样的排名基于什么原则,如果纯算房事频率的话,我觉得巴西应该出现在这份榜单的前三甲。

在奥运村的主干道上,明星运动员还算收敛,连调情也显得小心翼翼。在内部服务的志愿者委婉地表示,奥运村公寓中几乎天天都有“小型派对”和“浪漫邂逅”。体育比赛当然是奥运会的重中之重,但对于那些苦苦等待出场机会,或者奥运梦想已破灭的运动员,就只剩下和安全套较劲的份了。

据分析,安全套使用高峰将出现在8月12日。因为那天,有一半运动员不用参加比赛,而另一半则需要为最后一周的比赛等待。

我敢说,几乎每个深入奥运村的记者都会对运动员们之间的你情我愿,有所耳闻。毕竟这些世界上身材最顶尖的男人女人,夜晚入睡的距离仅有几米远。而且当下的高科技,也加速了运动员们对于彼此欲望的需求:约炮app。

目前,奥运村内的地理位置,是世界上最集中的信号发射源。如果愿意,你可以使用付费功能,将身边有需求的所有俊男美女看个遍。处于好奇,我也打开app尝试了一下,很不幸的是,奥运女神们似乎对我没有任何兴趣。

平日里,自行车运动员看上去很专注,游泳运动员成天泡在水里,击剑运动员一直生活在面具之后。但在Tinder和Happn这两个即时约会app上,他们的头像看上去都非常诱人。

据我个人研究,奥运村中的女性对于即时约会的态度,比男性运动员更为谨慎。我的参考依据是我在巴西、美国和英国大学内的app使用经历——在大学里,女性学生和男性学生一样崇尚及时行乐。奥运女神们通常在这些app的账号上,显得有些矜持:她们很少会贴出具有引导性的头像照片,就连个人简介也不愿过多透露。举个例子,在Tinder上,我看到过最可爱的女子来自立陶宛,19岁的她是上届奥运会游泳冠军,名叫茹塔·梅鲁塔耶特。在个人简介上,她写道:专业白日梦想家,也会游一点小泳。

目前她在最想赢的决赛中仅排名第七,我相信她需要在场外找一些慰藉。当然,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一个与我相熟的女记者,私下里给我看了她的Tinder。我简直对那些奥运男运动员们的直截了当大开眼界。其中一个写道:空闲时间太多,有空找我;另一个则写道:在里约找点乐子!她打开app,随意就能找到许多主动配对的奥运男选手。他们中有很多第一时间就发消息,约她见面。我打赌,见面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让她参观他们训练吧。

在国际运动会中大规模使用约会app,首次出现在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上。但索契只是个小村,而里约则是南半球第三大城市。在这里,运动员们还可以和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600万人一起,好好研究安全套的用法。

里约的运动员人数是索契冬奥运的三倍,而他们居住的奥运村却离世界上最性感的沙滩:科巴卡巴那和伊巴内玛,有相当远的车程。奥运村旁边除了几幢大楼,就是一两个购物中心,这无疑将加剧了荷尔蒙旺盛的运动员们,冲破理性枷锁的欲望。

奥运会其实才刚开始几天,肯定还会有更多运动员的夜生活,像白天在赛场的拼杀一样,精彩刺激。(译/朱渊)

(凤凰体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)

[责任编辑:赵睿峰 PS005]

作者简介

Mauricio Fernandes

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442》杂志南美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