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体育独家评论

独家评论:美国人在里约缘何最不受待见

2016-08-10 08:21 Mauricio Fernandes

巴西民众简直太“爱”美国队了:只要他们有运动员登场,全场必然热闹非凡。理由很简单,美国媒体连同美国运动员,是传播寨卡病毒谣言的罪魁祸首。

凤凰体育专栏作者Mauricio Fernandes

作者简介: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四四二》杂志巴西分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

霍普·索洛成为巴西观众最讨厌的人

和美国男篮的较量,中国队表现得并不好。事实上,这届奥运会中真正有实力与杜兰特们抗衡的队伍,屈指可数。但巴西观众才不在乎这些,整场比赛,我们始终在为中国队呐喊助威——用巴西的方式。就连加油的口号也带有浓重的巴西幽默:一边球迷高喊,China(中国);另一边则回应,In Box(守好篮下)——恰好这句口号,也是巴西最受欢迎的中餐外卖广告语。

我们就喜欢在为弱势一方加油的同时,捎带一些戏谑:很多时候,巴西观众的欢呼点,表达的其实并不是字面意思。但如果你是弱势一方,我们就会始终站在你这边。这点在开幕式上也有所体现:当诸如汤加和巴勒斯坦这类小国代表出场时,全场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原因仅仅是因为这些国家面积太过狭小,显得有些弱小。对了,瑞士队登场时,为他们准备的“欢呼声”几乎达到了主场待遇——很多贪污的巴西官员都在瑞士有秘密账户。

大部分时候,我们的嘘声比欢呼声更直白:临时总统特梅尔一登场,嘘声响彻天际。因为他不是民选总统,而是被一些故弄玄虚的政策推上了国家一把手的位置。被他取代的是同样不受欢迎的女总统迪尔玛·罗塞夫,后者目前正等待国会的审判。

但他们都无法与美国运动员相比,巴西民众简直太“爱”美国队了:只要他们有运动员登场,全场必然热闹非凡。理由很简单,美国媒体连同美国运动员,是传播寨卡病毒谣言的罪魁祸首。奥运会举办前,美国人几乎将里约描述成了人间地狱。

但实际上,三个比赛日以来,奥运村内没有出现一只蚊子。反倒是,许多美国运动员在这舒适惬意的环境中,用掉了数以千计的安全套。

在这些美国运动员中,美国女足门将霍普·索洛是观众们的首要攻击目标。所以每次只要她开球门球,或者完成一次扑救,我们都会向她致以问候:“寨卡”,伴随着一长串嘘声。索洛之前在社交账号中贴出一张头戴蚊帐帽的自拍照片,照片中还有一瓶驱蚊水,巴西民众将其视为挑衅。

索洛是第一个,但不是最后一个,其他美国运动员也面临着相似的处境,比如美国沙滩排球队就在嘘声和嘲笑中度过了一个完整的周末。巴西观众讨厌一个人时,会在你情绪低落时拼命打击,而且孜孜不倦。

但美国队中也有例外,比如女子体操队(感觉那部美剧《体操公主》),以及泳坛传奇迈克尔·菲尔普斯。巴西观众从一开始就将热烈的掌声献给了他们,没有戏谑成分。

作为我们吵闹的近邻,阿根廷队在巴西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。德约科维奇对阵阿根廷人德尔·波特罗的比赛后,塞尔维亚人兴奋地对着镜头说道:“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巴西人!”德尔·波特罗整场较量,都被淹没在笑声和嘘声中,时不时地还伴有“同性恋”这样的字眼。但只要他赢得较量,我们巴西人还是会报以掌声。

前一天,阿根廷柔道选手宝拉·帕雷托赢得金牌,巴西观众用响亮的掌声为其祝贺。但早些时候,在与巴西选手萨拉·门德斯的比赛中,迎来宝拉的只会是嘘声和嘲笑声——在有外敌的情况下,我们还是很爱国的。

但一致对外,也不是我们的常态。巴西观众嘲笑巴西选手的情况,也时有发生。巴西男足战平南非和伊拉克的比赛中,现场观众出现了倒戈的情况:全体为对手加油。甚至还有观众将这份兴致带到了女足赛场齐声高唱:玛塔比内马尔强!

有些运动员对巴西观众的吵闹进行了抗议,他们认为在自己比赛时,场边需要保持安静。在击剑、射击和射箭的比赛中都出现了这种情况。但毕竟这是南美大陆的第一届奥运会,热情四溢的南美观众彻底改掉足球场上的习惯,仍然需要时间。

主场优势当然存在,巴西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。那些在巴西赛场上被激怒的运动员,需要适应这些。无论是嘘声还是欢呼声,都会在最终的冠军面前停止,即便是最爱开玩笑的巴西人,也尊重胜者。

对于那些赢不了的选手,不妨就优雅地接受这些巴西玩笑,好好享受奥运吧。(译/朱渊)

(凤凰体育独家评论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)

[责任编辑:马玉星 ]

作者简介

Mauricio Fernandes

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442》杂志南美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