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体育独家评论

独家评论:德国完了,今不如昔竟然无人问责

2016-08-12 08:58 吴策力

德国军团在里约的“逆转”与否并不是话题。在接连数届奥运会第五、第六的排位动荡中,你甚至完全看不见一篇《德国奥运怎么了》的稿子。

凤凰体育特约评论员吴策力

现世界排名第一的荣格,为德国拿下首金

奥运一周,光看奖牌榜,你甚至会以为有个国家被禁赛了。后来一想,被大面积禁赛的是俄罗斯,并不是德国。

截至12日写这篇稿件时,德国代表团共获得4金3银1铜。有三块金牌都是在奥运会开赛后一周最后时刻才拿到的:德国男女队在四人双桨中的两金,加上射击队恩格莱德拿到了女子50米步枪三姿金牌。不然的话,荣格的马术三项赛冠军将继续孤独地屹立在那里。这也是开赛之奖牌榜一度“看不见”德国的原因。

尽管有赛程的原因,前期项目中罕有德国队优势项目,但我们看看从德国代表团(含东、西德)1984年以来的奥运奖牌榜,就会明显发现其中的改变。一度,即便不加入西德,东德的奖牌榜也算“我们之上仅有CCCP”,但通览数届的奖牌榜变化和其背后逻辑,在里约奥运会前5天德国军团出现“我们之上……还有泰国”现象也并不惊奇。

奖牌统计

1980年、1984年,由于铁幕两边阵营先后拒绝了奥运会,使得奖牌榜上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。1988年是德国军团在奥运会上最后的亮光时刻——当时东德获得37金35银30铜,排名第二;西德11金14银15铜,位列第五。抛掉现实不谈,来做一个简单的加法:虽然金牌数加在一起还不及前苏联的55金,但在德国这块大旗之下的奖牌榜中总数142枚,比前苏当时获得的132枚还要多。

1989年虽然不是奥运年,但对德国体育是值得标记的年份。当年的10月柏林墙倒塌,东西德统一,这让全世界瞬间感受到统一后的德国体育力量。果然,在随后的1992巴塞罗那奥运会、1996亚特兰大奥运会中,德国代表团都顺利拿到了奖牌榜第三的成绩。实际上,1996年他们的奖牌总数还超过了排名第二的俄罗斯。

本文压根不想讨论东德的体育制度和系统服药——在铁幕时代,柏林墙的两边都在“金牌至上”。1970年,联邦德国政府成立了联邦体育研究所,简称(BISP),其上级主管部门居然是内政部。联邦德国人为了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才匆忙组建这一机构,科学家们在浩繁的历史档案中找出的一份发黄文件证实了这一猜测。张斌曾撰文说,报载西德在1950年至1989年近四十年间,研发并供本国运动员大规模服用兴奋剂。有足够的证据证明,政治家们曾经不遗余力地鼓励运动员们服用兴奋剂,主要目的就是要与柏林墙那一侧的国度一决高下。

由于二次大战的原因,过去70年德国体育的历史颇为复杂,光是以国歌而论就破费周章。由于《德意志之歌》和纳粹渊源颇深,后者将它和战歌拼接在一起,埋下了被制裁的恶果。二战后,阿登纳一度支持恢复国歌的地位,但社民党的台奥多尔·豪斯反对。1949年在科隆进行一个自行车比赛,乐队只好演奏了一曲1947年在科隆狂欢节上的《我们生长在三个占领区》。比利时运动员以为这就是德国国歌,于是立正致意。1950年,斯德哥尔摩播出了德意志之歌作为德国国歌,引起轩然大波。在当时的国际体育赛事上,多用贝多芬第九交响乐中的欢乐颂替代。当年阿登纳访问芝加哥,美国人播出了流行歌曲《海德维茨卡船长》,替代《德意志之歌》。

随着新世纪的到来,德国本身亦处于时代的剧变中。2010年德国参加世界杯的23人中,11人具移民背景。当时媒体爆料说,许多人不会唱德国国歌。勒夫称如果更多的人唱国歌,我们会很高兴,但我们不会强迫任何人唱国歌。此前一届世界杯在德国举行,图片报发出倡议,要求读者参与创作更多国歌歌词。当时的联邦副总理沃尔夫冈·蒂尔泽也发出了号召。图片报刊登了最精华的十首,不乏传统型爱国歌曲,但也有搞笑的足球世界杯版、餐饮版的国歌。

对待奥运会,铁幕时代的激情过去之后,德国正走在一条平心静气的道路上。田径游泳德国没有王牌,球类项目自从诺维茨基之后也是没什么世界级的。除了马术,德国在奥运会上没有压倒性优势项目。你也许只能怀念贝克尔、游泳女皇奥托、长跑名将基尔平斯基、跳远女皇德雷克斯勒、射击名将舒曼,他们在自己的领域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。

1936年,柏林奥运会的格言是“通过欢乐,获取力量。”而随着两德统一,德国民众已接受这样的论调,“也许我们不是竞技体育最强的国家,但我们一定是大众体育的世界冠军。”

在两德合并后,德国又再次实施“东部黄金计划”。德国的大众体育的高度组织化和体系化。在公共政策的角度重读体育三大功能:首先,体育可提高健康水平,据德国学者的研究,有效的体育政策可有效减少地方医疗体系的成本支出;其次,体育具有社会整合功能,德国现在的外来移民越来越多,发展体育活动和体育社团,有助于不同社会群体的融合;最后,体育附带有各种教育功能,规则意识、团队意识、健康意识,甚至环保意识等,都可以通过体育活动的载体得到普及。

所以,德国军团在里约的“逆转”与否并不是话题。在接连数届奥运会第五、第六的排位动荡中,你甚至完全看不见一篇《德国奥运怎么了》的稿子。

(凤凰体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)

[责任编辑:马玉星 ]

作者简介

吴策力

前《足球报》记者、评论员,1974年生,现居成都。浸淫中国足球多年,好读书,善思考,文章信息量大,思辨性强。著有《中国足球内幕》《晚清的极品人极品事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