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体育独家评论

独家观察:团队运动帮助巴西人填补国家意识

2016-08-12 11:03 Mauricio Fernandes

巴西在大部分项目上,都不是其他人的对手,我们深知这一点。所以大部分时间看比赛时,我们都会“没心没肺”地调一杯鸡尾酒,然而“天真无邪”地冲着运动员傻笑。

凤凰体育特约记者Mauricio Fernandes

作者简介: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四四二》杂志巴西分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

奥运火炬手库尔滕未获得任何奥运奖牌

和中国不同,巴西历来并非奥运会奖牌大户。而且就目前看来,我们也压根没想过要在奖牌榜上占据显眼位置。也许是我们巴西人玩世不恭,无法端正对于奖牌——这类硬指标的态度。这点也体现在一周前的马拉卡纳体育场,看看最后三位火炬手,你就知道我们在奥运奖牌数量上有多贫乏。

首先是三届法网冠军古斯塔沃·库尔滕,作为一个外语说得和葡语差不多的巴西南部人(对于巴西南部人的调侃,因为他们总自诩为欧洲人或者欧洲人后代),他从未获得过任何奥运奖牌;库尔滕将火炬传递给前篮球名将奥尔滕西亚·阿尔卡莉,后者唯一一次奥运银牌经历,还要追溯到20年前;最后火炬被传递至马拉松运动员德·利马的手中,他的个人经历比个人荣誉精彩得多。这种“不思进取”的精神,也体现在里约奥运会上。

别说是奖牌榜前三名,就连偶然在前十看到巴西的名字,也会让整个国家惊讶不已。因为几乎直到8年前,我们历来只在乎足球场上的输赢。从首次参加奥运会以来,我们总共只获得过24枚金牌,其中大部分来自团队项目。这也充分解释了,为什么一些团队项目的预赛阶段,人满为患;而一些单项的决赛,则门庭冷落。

巴西没有统一的国庆节,几乎每块区域的居民,对国家都有不同的认识,有些还互相冲突。因此在很多外国人看来,巴西人喜欢逃避个人责任。但团队运动则填补了这一种国家意识的空缺——他们输了,我们也就一起输了。因此个人项目在巴西并不十分受待见,当然也有例外。有些足以改变一项运动的杰出个体,我们也会偶尔为之疯狂:例如前F1世界冠军阿亚通·塞纳和出现在马拉卡纳的库尔滕。一旦他们的职业战绩出现下滑,巴西人就会兴趣大减。

男排是巴西人的金字招牌

2016年里约,巴西有机会冲击金牌的项目是足球、排球和手球。我们对于足球的热爱,自然无需赘言。对于以内马尔为首的巴西男足,除了金牌,其他成绩恐怕无法满足本土观众。对于足球的过分挑剔,使得球队一旦表现失常,球迷们还会为对手加油助威。但不管是自嘲还是喝倒彩,球迷们最终仍会对巴西队不离不弃。顺便提一句,本届奥运会上,巴西女足夺冠的机会比男足更大。

无论是男排还是女排,都是巴西在奥运会历史上最成功的项目。女排是两届奥运冠军,男排在北京称雄,在伦敦也杀入决赛。决赛,应该是观众对于男排和女排的最低期望。当然别忘了还有沙滩排球,尽管夺冠几率不大,但巴西观众的态度却十分鲜明:不成功便成仁,没有灰色地带。

女子手球在不久前也获得过世界冠军,因此也被视为夺冠热门。手球队如果能进一次奥运决赛,那巴西人对这项运动的态度就会发生变化:不然这项运动将永远被视为校园中的玩耍。男子水球在一些外部因素的作用下,也意外成为了热门,其中包括:邀请强力外援入籍,与意大利队的水中拳击以及俄罗斯水球队的士气受挫。

至于个人项目,可能巴西唯一的希望出现在田径赛场:撑杆跳选手法比亚娜·穆雷尔。8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上,她原本想在鸟巢走向人生巅峰,却最终只能以泪洗面——组织方鬼使神差地把她的撑杆给弄丢了;只剩一个肺的伊萨伊亚斯·奎罗斯是皮划艇世界冠军,但在巴西本土,他的知名度还没在国外高;体操选手阿图尔·萨内蒂在巴西被称为“指环王”(吊环王),在他的实力估计入选不了中国队;帆船运动很有意思,没人关注,却经常能为巴西带来奖牌,这次希望格拉埃尔和昆泽能再度给我们带来惊喜。

这几天我听同行开玩笑说,除了场外偶尔的夺命枪战,在体育场内最催泪的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话筒。大部分没能取得理想成绩的运动员,都会在镜头前湿润眼眶,嘴里说着相似的道歉词。其实真的不需要这么严肃,奥运奖牌并不会影响任何一个超级大国的威严,看看我们巴西就知道了。

有人问我,在巴西是否会有主场优势。我的回答是肯定的,但放心,这绝不会妨碍其他人披金斩银。因为我们巴西在大部分项目上,都不是其他人的对手,我们深知这一点。所以大部分时间看比赛时,我们都会“没心没肺”地调一杯鸡尾酒,然而“天真无邪”地冲着运动员傻笑。(译/朱渊)

(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)

[责任编辑:马玉星 ]

作者简介

Mauricio Fernandes

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442》杂志南美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