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体育独家评论

独家评论:为什么美国人会拼命抹黑里约奥运

2016-08-19 17:17 Mauricio Fernandes

这届奥运会没有完全按照英语国家们的规则来举办,而巴西也不是一个与他们尿在同一个壶的国家,所以无论什么事,都是大错特错。

凤凰体育特约评论员Mauricio Fernandes

作者简介:世界著名体育作家,美联社高级记者,《四四二》杂志南美部文字总监,CNN、BBC、半岛电视台特约足球评论员

罗切特和他的队友在奥运场外搞得天翻地覆

在外国人眼里,巴西是一个被严重标签化的国度。他们说,里约就像是一个被摩加迪休(索马里首都,难民集中营)包围的圣特罗佩(法国南部度假胜地,名流聚集地)。在这里,只有少数人住得起豪华庄园,大部分人则只能蜗居在连下水道都没有的棚户区。桑巴、派对和美女修饰了这座城市的丑陋;暴力、贪污和热带疾病则是这座城市洗不净的污垢。

这种简单粗暴的世界观,让很多国际人士自以为是地将这里当做自家后院,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,放任自己在这里随时随地撒野。

上周日,有几个自命不凡的外国佬就过分沉迷于这座城市的污垢,无法自拔。他们将里约描述成了人间炼狱。“精心打扮”过的美国游泳名将瑞恩·罗切特和他的三个小跟班,称自己被一群冒充警察的劫匪给抢了,而且枪指着头,不得不从。这样的情节听起来有些耳熟,对了,美国烂片中会偶尔出现。

究竟是什么样的地狱,会让性质如此恶劣的犯罪发生?为什么国际奥委会要拿11000名运动员生命开玩笑?为什么我们不干脆换一个地方举办奥运?事件一出,我立即从外国口中那里听到了这些质疑。

仅用三天,里约就被描述成了史上最差奥运举办地。一些人还自作聪明,将罗切特和小跟班的“可怕”经历,与之前发生的各种意外联系在一起。包括泳池水突然变绿,巴西经济危机,海上有漂浮垃圾以及一车成年记者被几个孩子用石头袭击(就是那个记者大巴车窗玻璃被子弹打穿的新闻)。大部分类似的新闻,都用英语书写和传播,所以从一开始就注定带有负面色彩。

理由很简单:这届奥运会没有完全按照英语国家们的规则来举办,而巴西也不是一个与他们尿在同一个壶的国家,所以无论什么事,都是大错特错。难道2016年的里约,还不如2004年的雅典,1996年的亚特兰大甚至是1972年的慕尼黑?

尽管从一开始,巴西当地人就对罗切特和小跟班的故事情节设置存有疑心,但事件还是以巴西人无法控制的方式,迅速在全世界蔓延。几乎没有人在乎当地人的意见,即便有目击证人,也被人别有用心地忽略或者质疑。美国人和欧洲人普遍认为,这些“著名”的游泳运动员没必要编造谎言——毕竟,巴西本来就是像我在文章第一段描述的那种不入流的落后国家。罗切特的故事,非常符合这种偏见。

是的,撒谎和奸诈的因子,从不会存在于白色的央格鲁撒克逊人DNA中,它们只配流淌在巴西人和拉美人的血液里。可惜三天以后,证据、证词加上警方最基本的智商,证明谁才是真正的骗子。

我此时此刻特别想对罗切特以及他的小跟班们,说声谢谢。谢谢你们说自己被抢了(事实上是自己在一个加油站中惹是生非),亲爱的美国佬!要不是你们,8月17日非得把我无聊死,因为我从早上7点开始就在警局和机场来回奔波;要不是你们,我也一定会错过一出警方在机场深夜出动,命令航班停飞,上机拷外国人的好戏;要不是你们的无理取闹,全世界仍然会以为在巴西,什么破事都有可能发生,比如:所有人都会贪污,黑帮随时随地会闯入酒店要了你的命,或者只要你是游客就可以为所欲为。

在罗切特的故事中,里约是一座扭曲的城市,可惜现实中的“奇迹之城”,无法兑现那些来自发达国家,被宠坏了的孩子们的任意幻想。里约比幻想更美好,所有人都该知道这点。

就在撕下美国骗子的面具后不久,另一些外国骗子也被无情揭露。两名澳大利亚运动员因为派对玩得太疯而丢失个人物品,酒醒后却谎称被抢。不知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,总之他们先于罗切特们被抓,澳大利亚队也因此没有面临美国队那样的尴尬。

这两名运动员目前已被拘留在奥运村,将铁定缺席周日的闭幕式。我觉得这样的惩罚很合理,一来能帮助他们醒酒;二来闭幕式上熟人太多,免得澳大利亚面子丢大。

里约的确不完美,暴力时有发生,警察也总是效率低下。这是一座很难被外人所理解的城市,你只有生活过,才能理解这里无法言喻的美好。其实全世界大部分地方都是这样,包括08年的北京以及12年的伦敦。

巴西是一个慷慨的东道主,在遭遇国家重大危机时,我们仍努力配合奥运会的所有事宜。此时此刻,我们最不需要的,就是奥林匹克马戏团,一个个层出不穷的奇幻故事。

如果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固执己见,非但不理解,还主动放弃在这个活力之国安心享乐的机会,那请你们收拾铺盖,赶紧滚蛋!(警察的语气可比我凶多了)

罗切特,还有你的小跟班们,我再次谢谢你们!但,请不要再滚回来了!(译/朱渊)

(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)

[责任编辑:马玉星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