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体育独家评论

独家评论:郎平带给女排那一张张不受欺负的脸

2016-08-21 12:13 吴策力

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,并给予合理的待遇,这样简单的逻辑塑造了今日的中国女排。

凤凰体育特约评论员吴策力

女排今日之成就是郎平价值最大体现

过去一周其实有个有趣的现象,不管中国军团如何奋斗,英国都低调地保持两枚金牌领先。由于奥运会项目众多,且在里约拿金计划并不是很顺遂的大背景下,对这一中英的金牌之争并没有媒体大力渲染。以至于很多人都不太清楚英国人如何能如影随形。

“等我们女排夺冠了,那又是一金。”有网友在这个话题下恨恨留言。

这块金牌果然没有旁落,即便首局告负,郎平的球队直落三局,夺冠。

我很愿意从精神层面来分析女排的胜利,从80年代初开始,女排就是中国体育的偶像。30多年过去之后,在里约奥运会上女排再度成为焦点——可以预期的是,仍然也将成为中国体育精神的制高点,只是有些话题是不得不说的。

女排显然不是精神的胜利,而是专业的胜利。自2013年4月郎平二度执掌中国女排帅印后,球队平稳地完成了新老交替,力推大国家队理念也缩小了主力和替补间的差距。中国队在2014年世锦赛力夺亚军、2015年世界杯逆境拼下冠军,重回一流强队之列。阵容厚度整体提升让中国在奥运阵容遴选上面临艰难抉择。综合考虑队员状态、伤病情况、阵容配置合理性等因素,球队在奥运会之前的最后时刻才向体育总局提交了12人名单。

其实,所有的国家队掌握在专业人士的手中,这本来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。但是,由于千差万别的综合因素、待遇影响,专业性在球队的体现效果并不是一致的。

1995年郎平执教中国女排时,月工资为335元,年薪为4020元,即使再加上津贴、交通费等收入,其年收入不过为6000多元。要知道,1993年至1994年,郎平在日本八佰伴全明星队和世界超级明星联队执教,年薪就已经达到了20万美元。而在此后,郎平于1999年至2004年在意大利执教,2008至2009年在土耳其联赛执教,年薪也达到了十几万美元。

2013郎平再度执教中国女排时,排管中心主任潘志琛表示,在报酬方面能够体现出郎平作为一名职业教练的自身价值。当时某网站英文频道报道,郎平在国家队的薪水是200万元。虽然报酬远远不及在恒大女排俱乐部的500万年薪,但依然领跑各国字号本土教练。不管是卡马乔时代还是其他外教时代,中国男足的国家主教练朱广沪、高洪波都只有难堪的N分之一;而宫鲁鸣一度因为待遇的问题和篮协不睦,这都是本土教练的伤心历史。而在女排这里,郎平可谓“国家教练的外教待遇”。

女排是中国人在体育层面的精神寄托

在从专业体育举国体制到市场化的过程中,中国体育对后者的误解就是“把所有的愿望都变成钱”。这肯定是不对的。但合理将教练员和运动员的待遇和国际挂钩--哪怕并没有和国际挂钩,至少符合在中国军团内部不至于有“土洋教练”的巨大差距,都可以成为一股巨大的合力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在待遇之外,业界认为郎平的话语权在国字号教练中也是最高的。这固然有成绩相辅相成,但女排之成功和郎平能上下贯通有必然的关系。

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,并给予合理的待遇,这样简单的逻辑塑造了今日的中国女排。我们可以认为执教美国女排等诸多国际经历,让郎平在面对诸多重大比赛时大将风度,举重若轻,但从根本上而言,一支球队从上到下将竞争摆在明处,陈力就列。女排那一张张“不受欺负的脸”,和问题诸多的羽毛球、男足相比,可算是最为直观的风貌区别。

中国的女排联赛离真正的职业化仍有很远,仍然依附于全运会及以全运会为核心的金牌与成绩评价体系。打破职业联赛与“两会”的联系,不再死抱着打联赛是为全运会、奥运会练兵的想法,排球联赛存在的僵局便存在被打破的可能。

奥运金牌不会解决这个问题,但就一支球队而言,郎平和女排已经做得极好。克鲁伊夫当年说,你赢过一些冠军后,就不再是100%的状态了,而是90%的状态。就像一瓶苏打水,把盖子拧开了一会儿,然后里面的气就会减少一些。

从球员到教练,郎平这瓶苏打水,从未泄气。

(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)

[责任编辑:马玉星 ]

作者简介

吴策力

前《足球报》记者、评论员,1974年生,现居成都。浸淫中国足球多年,好读书,善思考,文章信息量大,思辨性强。著有《中国足球内幕》《晚清的极品人极品事》。